PROJECTS

设计阐述

Description of Design


最近一个大学女生宿舍互相吐槽的节目片段火了。

事情起源于一个女生怀疑她的室友在孤立自己,于是把室友叫上节目对质。两名女生相互数落对方的缺点,到最后,一点鸡毛蒜皮的矛盾让两人吵得不可开交。

 

 

“都大二的人了,居然还会藏麻花了!”

视频里,四人寝室表面很和气,暗地里却把一块豆腐干一条麻花的恩怨记得清清楚楚。

再看评论,一片嘲笑声中,有的人说这两人没事化小、小事化大,实在是夸张;有的人也开始吐槽起自己的奇葩室友:

“我们寝室就有一个,天天睡得特别晚还开语音。”

“我就从来没见过她洗衣服,搭在椅子背上跟座山似的,穿完了就从一堆衣服里捡一件干净点的继续穿。”

“我一个室友,早晨定N个闹钟,每隔五分钟响一次,全宿舍都醒了就她一人没醒。”

“因为一个人,恨了一座城。”

那些谁起太早、谁睡太晚、谁不讲卫生的琐碎矛盾,就像溅在封闭空间里的火花,等到达临界值,一份藏起来的麻花就可能把情绪点燃。

女生活动,基本以寝室为单位,总是手挽手上课,手挽手逛街,朋友圈时不时就会出现四人六人八人的自拍。

她们之间的热情和熟络,让旁人看着都艳羡,但寝室关系这种事,处得好是欢乐颂,处不好就成了甄嬛传。

碰上让你感觉“奇葩”的室友,你会委屈,也会生气,偏偏还想维持表面的和气,只能向亲近的人吐诉苦恼。

实不相瞒,我每天都在祈祷室友原地爆炸

叶良辰事件就是起源于寝室矛盾

或者偷偷地,拉一个没有她的微信群。

前几天,微博上有一句很火的话:女生寝室关系能有多复杂?六个人的寝室,建了五个微信群。说这话的人可能还没有领悟到事情的全貌:六个人的寝室,也许有六个群,只是还有一个群里没有你。

明是一团火,暗里一把刀。

一名姑娘和室友合租两年,原本一直相安无事。某一天,室友深夜带朋友回来玩,聚会的喧哗声影响到姑娘正常休息,于是她怒从心头起,一把抄起菜刀,砍向室友。

如果不是上述事件真实地发生在了开封,很难让人相信表面和气的室友间,戾气能重到这种程度。

可数据又显示,比起直来直去的男寝,女生寝室的关系往往更微妙、更复杂。

中国健康心理学杂志上发布过一个社会调查,对一千名在校大学生进行问卷发放,得出了一个相当有趣的结论:在对于宿舍人际关系重要性的评估上,女生倾向于认为寝室关系好坏对自己的影响更大;但问及寝室实际关系的时候,女生的评分却比同年级男生低一些。

也就是说,女孩子们一边认为寝室关系很重要,一边却对自己的寝室关系并不是十分满意。

而同年级的男生则更多地表现出无所谓的态度:虽然我们寝室关系挺好的,但我觉得寝室关系不是很重要。

这也是烈性案件大多发生在男寝,在网上吐槽更多的反而是女寝关系的原因吧。因为女生细腻敏感的小心思,尽管每天有无数人在网络上吐槽自己的室友,但它们中的绝大部分没有转化成血案,更多的,是无声处听惊雷。

荷兰有一档火遍全球的社会实验类真人秀节目,叫《Big Bother》(老大哥)。在节目中,一群陌生人以“室友”身份住进一间布满了摄像机的屋子,他们一周之内的所有举动,会被记录下来,剪辑之后在电视上播出。

实不相瞒,我每天都在祈祷室友原地爆炸

为追求收视效果,节目会邀请拥有不同文化背景的选手

这个节目播出近20年一直长盛不衰,其中一个重要卖点就是复杂的人际关系。

节目里有一个环节,每周选手们要写下自己最想淘汰的人的名字,提名最多的那位室友,就会被淘汰。

因为这个规则的存在,整个屋子的气氛变得十分微妙。每个人都要在节目组设置的一系列任务中,小心平衡与每一位室友之间的关系。因为你很可能在室友心里种下一根刺,而自己却茫然不觉。

你是否感觉这场景有些熟悉?

把多元文化背景和各异价值观的人聚在一个密闭空间,强迫他们和睦相处,见识彼此最隐私的生活细节……这个节目激烈的人际冲突,正是所有寝室矛盾的加速版和放大版。

但这不是最难的,最难的是明明内心充满煎熬,还要维持冷静与和平。

美国社会心理学家费斯廷格的“认知不协调”理论,或许能解释你那一刻的不平静。理论认为,自身行为和来自于周围环境的认知是不可能时刻同步的,当它们出现冲突时认知不协调也就产生了。

人会本能地避免这种不协调带来的心理不适,在行动上通常表现为行为的改变或者与环境客体关系的改变。

也就是说,你之前的价值观和新环境必然会起冲突,也必然会产生不舒服。出于自我调节的目的,人会本能地采取其中一种选择:要么适应起来,要么离远一点。

知乎上有一个问题“大学生活让你懂得什么道理”,排到最高的是一句吐槽:

“你可能会因为一个室友爱上图书馆。”

一句抖机灵的玩笑话,却不无道理。不喜欢室友,那就离开寝室,去你想去的地方,做你最想做的事情,认识你想认识的人。

有一期《奇葩说》,讲“十年后注定不在一起的人还要不要追”,姜思达说了一句话,虽然没激起什么反响,但我本人特别认同。

他说,正是因为生命有限,我们才不能珍惜每一个人。我们要珍惜的是那些最值得珍惜的人。

实不相瞒,我每天都在祈祷室友原地爆炸

你有没有想过,其实你的不适感,很大程度上来自于硬撑的合群姿态?

《欢乐颂》里的乖乖女乔欣,杨紫对她的评价是“在戏剧学院难得一见的那种,特别真诚的一个女孩儿”,但据说她和室友的关系也并不好。

乔欣在节目中谈起寝室琐事:有一次在寝室想借一下梳子,室友却都不说话,也不说借,就像没这个人一样,最后尴尬的她只好用手指作梳齿,梳了头发匆匆出门。

《欢乐颂》大火之后,那些曾对她爱答不理的室友又开始主动加她好友,但这次乔欣并没有选择继续维持虚假的室友情。“我一个也没给她们通过,”她在节目中说得特别淡定。

有些人注定在你生命里留下痕迹,而有些人则注定要擦肩而过。不能聚成一团火,至少能好好地散作满天星吧。

说真的,室友能不能成为好朋友这件事,是要看运气的。当你拖着拉杆箱一个人走进校园,孤独感迫会使你就近寻找最稳定的友谊和依赖。

运气好的,会收获相伴一生的挚友;

运气不好的,也许会在寝室碰壁,不过这也没关系,你不必去尝试说服别人,更不必为了一个合群的标签勉强扭曲自己。

微博上有一个问答,问的是毕业的你最想对刚进校园的自己说什么。

“就算孤身一个人,心里也要有千军万马啊。”